包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推荐】李毅中民企也可进入军工领域这是大趋势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包菜财经网

李毅中:民企也可进入军工领域 这是大趋势

李毅中:民企也可进入军工领域 这是大趋势 更新时间:2010-11-23 7:38:33   怎样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对话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

新兴产业的灵魂就在于关键技术,没有技术创新就没有新兴产业,所以功夫应该下在创新上,这种创新包括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

李毅中

从北京北城惠新东街的中石化,到西南面的国资委,再到和平里的安监总局,以及现在西单旁边的工信部,李毅中任职的地理轨迹,划出的是一条贯穿京城东北西南的直线。如今,历经40年传统产业的他,最关注的却是“战略性新兴产业”。《财经国家周刊》对李毅中的访问就从此展开。

11月9日下午6时整点,对李毅中的采访结束,工信部旁边的北京电报大楼响起了东方红的报时乐曲。这是邮电部年代的工业乐曲,西长安街13号从邮电部一路走来,门口依旧悬挂着毛体“人民邮电”四个大字,迭经变更,这里已经是一个全新的部门。2008年3月,国家将“工业”和“信息化”放在一起,也将执掌这个“超级大部”的重任压在李毅中肩上。全新组建的工业和信息化部,要管辖除能源之外的中国几乎全部工业领域。

3年安监总局局长的角色,定格了李毅中在公众心目中的冷峻形象。如今,冷峻被平静所取代,坐在记者对面的李毅中,常常露出谦和的笑容。然而,他坦言,与“早上上班,不知道晚上在哪里”的彼时相比,现在的岗位一点都不轻松,天天加班,“忙不完的事”。

两个小时的采访中,65岁的李毅中脱口列出了70多个数字,他说这是自己的“职业病”。

眼下,李毅中还站在这样几个数字之上:距离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已50天,距离年底节能减排算总账也还有50天,距离进入“十二五”的年份同样是50天。

战略性新兴产业详解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应对危机中才提出来的新理论,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党中央、国务院认为不能完全局限在传统产业的提升改造上,还必须培育新的产业,”李毅中开宗明义,如是介绍战略性新兴产业政策的制定背景。

2009年底,产业发展意见的制订工作开始启动。2010年9月8日,国务院审议并通过《关于加快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七大领域被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

长期在工业生产第一线的职业经历,让李毅中对技术在产业发展中的重要性有切身体会。15年前,在他的主导下,中石化下属的燕山石化利用技术改造杠杆,创造了“28个月,28亿元”替代“3年,花费70亿元”的经历。使他深信“技术改造是我国工业发展非常宝贵的推动力”。而这次,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工信部组建之初,就以“新型工业化道路”为己任,与“十大产业振兴规划”同步,李毅中说,“新兴产业发展要坚持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新兴产业不能脱离传统产业。”

《财经国家周刊》:在9月份下发的关于加快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中,提到对战略性新兴产业进行财税方面的支持,现在尚未具体化,产业界和地方政府关注的是,下一步国家支持的具体方向和办法是怎样的?比如是投向“研发”还是会投向“生产”环节?

李毅中:我们首先要明确,“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是密切联系的,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要和传统产业形成衔接,不能另搞一套。比如说新材料,有“功能性材料”,“结构性材料”,都离不开钢材,离不开有色,离不开石油化工,我们不可能甩开这些原来的材料工业另外来搞,这样我们没有基础;再比如碳纤维,实际上是腈纶,在腈纶的基础上采用新技术、新工序进行深入加工,所以我们的第一个观点是,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必须密切结合;

你刚才讲到了投入哪个环节,我认为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它是一个链条,为什么有的新兴产业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停留在论文阶段,没有转化成现实的生产力,也没有进入市场,也没有渠道?所以我们还要培育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给它搭建平台,给它疏通渠道,以整体上做到有序。

《财经国家周刊》:在具体的政府鼓励政策上,我们有没有详细的计划?

李毅中:我想相应的鼓励政策,要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去研究和制定,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善。比如,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其中就包括我们正在批准的平板显示项目,最近国务院就通过了广州的爱立信,苏州的三星几个企业;再比如具体到进口平板显示各种配件有没有什么优惠,对于新产品在推广使用过程有没有什么优惠,我们都要具体到每一个行业,行业与行业不一样,行业有行业习惯,总的来讲,我们会在财税政策、产业政策、土地政策、信贷金融等各方面都要给予支持。

《财经国家周刊》:外界关注的是,在支持的方向上,会不会像传统的投向国有企业的做法,给予国有企业以特别的政策关照?

李毅中:这个不应该、也不能有对所有制歧视,有些行业对于民企、民资、国外资本是有一些限制,但是要逐步逐步地取消。现在我们已经提出来让民营资本进入一些领域,就我们部门负责的行业而言,在进入通信领域,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按照中央决策都在制定具体的办法,但是这个也是逐步的。

现在世界上已经有900家企业拿到军工生产许可证,其中有近一半,395家是民企,民企也可以进入军工领域,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但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市场准入”原则,这个原则不是对所有制的歧视,而是在节能、环保、质量、安全方面制定准入,要把握住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的关系。

《财经国家周刊》:现在国家宏观层面的指导意见已经下发,在区域经济格局里,还有几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已经有不少国务院批复的国家级的区域规划,期间也有对产业的布局安排;第二,地方上关于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也有自己既有的规划;那么在国家宏观布局的背景下,您认为应该怎么跟区域规划中的产业布局,进行发展规划上的协调?

李毅中:我认为关键是市场的主导要和政府的引导相结合,现在新兴产业很热,各地都在上,言必称“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认为各地要根据国家的规划、标准和准入条例,结合这个地方的资源优势、市场优势和原来产业的优势,适合搞什么就搞什么,不是七个产业都搞;再一个就是要制定“标准”,不是说有了标准才去做,也不是说做起来后没有标准概念,这有一个相辅相成的问题,应该在实践中产生标准,标准反过来就是一个要求。

《财经国家周刊》: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前提和基础是新兴产业的装备制造业的生产,比如我们新兴产业里的“新能源”的风能,就首先要有风力发电机的制造,这项工作可能要首先来启动,那么在装备制造业这一块我们的发展计划是怎样的?

李毅中:在七个新兴领域里面有一个就是“高端装备制造业”,我可以讲一下这个过程。对于高端装备制造进不进入“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有争论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我们认为必须进入,一个它确实是“高端”,比如说高档数控机床,大飞机,刚才讲的新能源汽车其实也是高端设备制造;第二就是高端设备制造是对其他六个新兴产业的传统产业改造的基础,不管什么产业最后都需要机器,机器制造必须有高端设备制造,制造出来的设备是数控,是智能的,那么才能具备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所以最后我们还是把它写进去了,定义为“高端装备制造”。

《财经国家周刊》:现在提出发展新兴产业,发展低碳产业,但各个地方现在面临很大的问题,就是对“高碳产业”的锁定效应,已经对此有了一个很大的产业惯性,我们应该怎么加以引导,让地方形成一个发展新兴产业的内生性动力?

李毅中:我们确实有一些高耗能产业,严格讲叫高载能产业,这些行业是必须要存在的,因为我们的能源结构70%是煤,23%是石油天然气,只有7%是核电、水电、风能、太阳能,但这些都刚刚兴起,所以重化工是整个工业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

如果没有人生产原材料,没有人生产能源,工业就没有基础。但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的是,即使这种高载能行业也要节能减排,也要降低消耗,也要治理污染,使它的能耗水平在国际上是先进的,排放是最少的,这也就是我们提到现代技术、电子信息技术,需要用高新技术去改造提升高载能产业。

我认为没有“夕阳工业”,关键是如何改造提升它,保持它的生命力,同时它也确实有它存在的必要,如果大家都不搞二产,生产也没有基础,就做不到工业反哺农业,我们现在正在工业化加速时期,二产工业还要有长足的发展。

新兴产业的灵魂就在于关键技术,在于核心技术,没有技术创新就没有新兴产业,所以功夫应该下在创新上,这种创新中就包括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

《财经国家周刊》:您认为是不是应该参照“十一五”期间在节能减排方面对官员的硬考核,在“调整产业结构”和“发展新兴产业”方面,在“十二五”期间也与地方政府官员的考核建立起一种直接的关联?

李毅中:这个问题,我想我们的组织部门、人事部门,他们会考虑。

作为地方政府来说,不仅要注意GDP的增量,更要重视节能、降耗、减排、治污,更加重视生态保护和生态平衡。如果真的注意到这些方面,深入体会到这个地方的能源和资源已经不可支撑,环境已经不能融洽了,不能负载了,就会逼着他必须首先改造传统产业,节能减排;第二就要发展三产,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生活性服务业,去增加三产比重。

我们看一产比重不可能过多,那就要增加三产比重,把二产比重降下来,把二产能耗水平降下来,这就牵扯到对地方经济的评价,对干部的考核,这就要确定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考核指标,使他们不单纯去追求GDP,而是要追求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两年半的工信路:一出征就作战

卸任安监总局局长职位,在外界看来,对李毅中是解脱。事实上,“超级大部”部长的职位未让他感到丝毫轻松。

上任的头两个月,整合新的超大部委,“昼夜兼程制定三定方案”;到了5月,“主要精力马上投入到抗震救灾上”; 7月,金融危机的态势明显显现,“我们搞了多年经济工作的人,都很惊叹,从来没遇到过”,李毅中感叹; 9月,三鹿奶粉事件突起,李毅中发出“这样的企业我们不能救”的狠话;此后,制订“十大产业振兴规划”、拟定“战略性新兴产业指导意见”的过程中,让他感到了“两化”深度融合的难处。

《财经国家周刊》:您认为工业化和信息化这两者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相融合的难度在什么地方,您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情上任的?

李毅中:当时接到这个任命我也觉得很诧异,因为在这之前,社会舆论和媒体的反映主要是农业和工业不统一,农业和工业应该结合更加紧密。在人大会议召开之前大概2个月,情况变了,中央领导找到我,向我解释为什么把工业和信息化放在一起,我们要走的是“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工业化推动信息化,走两化融合的道路。”

某种意义上讲,工信部成立后,面临的都是突发事件,经济形势的突变对我们是个考验,我记得,是2008年3月18号国务院通过对于工信部的任免,随后我就来报到了,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月搞“三定方案”,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部门,我们都需要探索、摸索。工信部又是在当时一系列行政领域改革里的一个重点、一个亮点、一个试点,所以我们昼夜兼程,利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在中央各部的支持之下,在中央领导的关注之下,拿出了“三定方案”。

《财经国家周刊》:在组建这个部门的时候,有没有想到组建后的工作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展开的?

李毅中:工信部的成立确实是在一个剧烈变化的背景下进行的,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这反倒为工信部的成立和发展创造了一个机遇,如果是在很平稳的背景下展开,工作当然也要做,但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工作方式了,我们可以按部就班地把我们相应的方案搞得更加稳妥,更加到位。

但是现实不允许。一上任,我们就得出征,就得作战。既然是受国务院的委托,那就要超常规的工作,缺什么补什么,迎难而上。最后经过大家的努力,取得了一点成效,证明工信部有存在的必要,也得到社会的认可。

另外,在这个繁重的工作面前,我们内部的团结就有了基础,大家都很忙,很忙就没有功夫考虑什么工作条件啊,个人名位啊,考虑工作就更多一点,大家共同在一起近3年,团结下融合,我觉得是件好事。

《财经国家周刊》: 我们看到,工业转型升级规划纲要列入到了工信部“十二五”规划体系之首,提高工业增加值率和我们工业化转型是不是一脉相承的过程?增加值率的提高是不是促进工业转型升级的抓手?

李毅中:怎么去增加这个工业增加值呢?这就牵扯到生产方式的转变,工业增加值从定义来讲是一个“减数”,也就是在数量一定的前提下,你的品种多,你的质量好,你的科技含量高,自然附加值就高,那么你创造出来这个总数就越大,然后减掉非固定资产的投入,主要是能耗、物耗;能耗低,物耗低,这些成本越低,你减去的数就小,这样差值就大,也就是工业增加值就大。

这就非常生动地说明要转变发展方式,功夫要一头下在提高科技含量附加值,包括品种、质量;一头要下在节能、降耗,降低成本上。所以,我们转变工业的发展方式的着力点就是要下在节能、降耗、减排、治污、品种质量,以及设备状况,安全生产上,还有就是“两化融合”。

《财经国家周刊》:您创造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工业增长值率”,能否详细解析下这个概念。

李毅中:我们国家工业的特征是“大而不强”,不强有各种表现,比如,污染重,创新度不够,我们的核心技术、管理技术依赖于外国,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来,如果体现在定量的数据上,就叫“工业增加值”,“工业增加值”和“GDP”是一类概念。

工业增加值指的是在一定时期内,工业生产的产品和服务的全部价值,减去同一时期内非工业固定资产投入的成本,这个差值叫“工业增加值”,这是用生产法来定义的“工业增加值”,“工业增加值”不是“销售收入”。那么我们再引申一个数据,工业增加值占销售收入的比例是多少?这就叫“工业增加值率”。

比如我们现在的这个数字是26.5%,即工业每创造的100块钱的营业收入,其中增加值部分只有26块5。发达国家是多少?35%到40%,差距一下就看出来了。你可能生产出同样的钢,同样的石油,同样的纺织品,数量是一样的,卖钱都是一样的,但是人家的增加值是35到40块,你只有26块5,这就集中地反映了我们的“大而不强”,反映了我们工业生产的质量和效益不够。

大“家长”的新问题:调停“QQ与360之争”

2010年11月3日晚, 发布公告,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 QQ软件。360随即推出了“WebQQ”客户端,但随即关闭WebQQ服务,此后两家对抗和论战升级,7天后的11月10日下午,工信部等三部委的积极干预下,与360已经兼容。

360和QQ之争发生后,监管当局如何调解成为焦点,网上甚至出现了“李毅中调停QQ和360的帖子”。采访中,李毅中详述了事件发生后,工信部所采取的系列措施。

“我们要尽到工信部对通信市场的监管责任,以后避免发生类似的情况。”他说。

《财经国家周刊》:在QQ和360之争发生后,工信部是如何看待这一事件的?作为通信的监管部门,我们采取了怎样的监管措施?

李毅中: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工信部是高度重视的,因为我们负责通信市场的监管。我们组织了我们的电信管理局、通信保障局,专门组织了一个班子,最近这些天,两家激烈论战的时候,我们也在昼夜值班,而且也把他们企业的领导找来,调查“谁是谁非”,或者说他们两家各有什么做得不当,不规范的地方。

然后两家都各自做了自我批评,认识到自己行为不规范的地方。我们认为最根本的地方是忘掉了我们网民的利益,两家为了经济利益引起争端,最后伤害到的是网民的利益,消费者的利益,以及两家公司的声誉。

对此中央领导也有批示,此后,我们还要把他们两家的情况和我们对事情处理的情况上报国务院。同时,我们不能就事论事,还要举一反三,这次论战停止了,下次呢?要真正认识到错在什么地方,建章立制,加强自我约束和行业自律。同时,我们要尽到工信部对通讯市场的监管责任,以后避免发生类似的情况。

《财经国家周刊》:您认为这件事情的发生,对工信部的监管工作而言,有怎样的启示?

李毅中:从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来说是健全的,现在问题的实质,是这两家企业为了各自的利益,在头脑发热的状况下,忘记了这些法律和规章制度,甚至侵害了网民的利益。

市场竞争是不可避免的,竞争才有活力,但是这种竞争要有序和规范,必须在国家的法律法规前提之下进行。在市场竞争中,在各种诱惑面前出现一些不规范的现象,也不能说都不正常,有些地方也是防不胜防的,但作为我们来讲就是要加强监管,同时行业要严格自律,企业要有社会责任。

再一个,企业家要有职业道德,要有行规行约,要严格自律,要时时刻刻把消费者的利益看成自己最大的利益,自律和有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才是一个有良心的企业家。当企业家得到利益回报以后,一方面要自我发展,另一方面要考虑到回报社会,回报消费者;你脱离开社会,脱离开消费者,你就没有市场,你的事业就会一无所有,一事无成。

资料

李毅中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党组书记;中共第十四、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共第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

男,汉族,山西大同人,1945年3月生,198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1966年7月北京石油学院炼油工程专业毕业;

1967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山东胜利炼油厂工人、技术员、车间副主任、主任、副总工程师、厂长,原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齐鲁石化公司经理、党委常委、中共淄博市委常委;

1987年7月任原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1997年8月,任中国东联石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任仪征化纤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1998年4月,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2000年2月,兼任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3年3月,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副主任;

2005年2月,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8年3月,任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党组副书记;2008年4月,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

信息产业

规模最庞大,内涵最丰富,想象力最多。代表股:长信科技、华胜天成、新大陆、远望谷。

新能源

作为低碳经济的核心,战略地位也是最核心的。代表股:海通集团、金风科技、上海电气、丰原生化。

节能环保

预期年均增长率20%,当之无愧的新支柱。代表股:盾安环境、泰豪科技、三爱富、合康变频。

电动汽车

低碳经济最重要着力点,代表股:安凯客车、福田汽车、科力远、宁波韵升。

新材料

对外限制稀土出口,建立战略储备即是例证。代表股:烟台万华、西部矿业、方大炭素、南玻A.

新医药

新医药概念已上升到国家战略。代表股:华兰生物、上海莱士、信立泰、科华生物。

生物育种

已从最初研究阶段推进到产业化阶段,代表股:壹桥苗业、敦煌种业、东方海洋、獐子岛。

相关文章:

工信部部长:民企也可进入军工领域这是大趋势工信部部长:民企也可进入军工领域这是大趋势全球工业将进入碳材料时代证监会将积极搭建平台助推合肥经济转型秋抢行情终结冬播季节来临秋抢行情终结冬播季节来临新兴产业扶持方案上报七大行业所得税酝酿减半工信部:五方面加大工业节能减排力度七大行业所得税酝酿减半人民币升值凸显中西部竞争力优势

蒸烤一体集成灶

集成灶好不好

集成灶品牌排行榜

集成灶排行榜